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北京香水小样批发 >> 正文

中国古代舌尖上的经济文化

日期:2019-12-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中国古代舌尖上的经济文化

中国古代舌尖上的经济文化

发布时间:2019-01-09 17:20:20 已有: 人阅读

中国饮食经济文化源远流长,丰富多彩,不仅在时间及空间上都显得渊源有自,德泽深厚,而且组成因素也是种类繁多,不一而足。古代儒家文化中有两句话可以反映其对于饮食的理念,一是“食、色,性也!”二是“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其实,这两句话是一个意思,就是说食欲是人的天然本性。普天之下没有什么比吃饭更重要的事情了,即便是数千年来的朝代更替、国家兴衰、经济发展也无不与吃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由此可见,吃饭问题,从古至今都是天下的头等大事。因此,历朝历代都把舌尖经济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核心。

因此,中国人始终崇尚“民以食为天”,研究中国古代饮食经济文化,就是观察中国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史发展的一个窗口。中国古代饮食经济文化不仅与国泰民安、文学艺术、人生境界的关系密切;而且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民族与宗教、不同的消费层次、不同的民俗风情中展示出不同的文化品位,体现出不同的使用价值,真可谓是博大精深,异彩纷呈。所谓中国古代经济文化的博大精深,其实都蕴藏于人们日常生活的餐桌之上;所谓餐桌上古代经济文化的异彩纷呈,其实,又在于人们舌尖之上的经济文化之中。正可谓:吃饭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吃饭是人们为了保持体能和生命所进行的有序的摄入营养和能量的过程,是人类的一种本能,人类必须吃饭才得以生存。南北朝时期《古诗十九首》中有诗句说:“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红楼梦》中也说:“凡歇落处,每用吃饭。”而最有名的典故是“漂母饭信”。“漂母饭信”出自《史记·淮阴侯列传》:韩信“钓于城下,诸母漂。有一母见信饥,饭信……信喜,谓漂母曰:吾必有以重报母。母怒曰: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孙而进食,岂望报乎!”这意思就是说,淮阴侯韩信还是平民百姓的时候靠在淮河边钓鱼为生,经常因为钓不到鱼而要饿肚子,一个漂洗丝絮的大娘见他可怜,经常把自己的饭分给他吃。韩信就说将来一定重重报答大娘的恩德。但是这位漂絮大娘却生气地说:“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自己维持生活,我是可怜你才给你饭吃的,难道是希望你报答吗?”

从古至今,在人类行为中,吃饭就是家庭生活中一个重要的部分,也是人类重要的社交行为。人类的食物准备与食物消费,在人类社会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民以食为天”便是这个道理的最佳概括。

“民以食为天”出自《汉书·郦食其传》,说的是公元前206年,秦朝灭亡后,以西楚霸王项羽、汉王刘邦为首的两大军事集团为争夺统治权而进行了一场为期五年的大规模战争。刘邦联合各地反项羽力量,据守荥阳、成皋。荥阳西北有座敖山,山上有座小城,是秦时建立的粮仓,被称为敖仓,它是当时关东最大的一个粮仓。面对项羽强大军力的猛烈攻击,刘邦计划后撤,把成皋以东的地方让给项羽。但他身边的谋士郦食其却劝阻说:“王者以民为天,而民以食为天,楚军不知道守护粟仓而东去,这是上天帮助汉朝成功的好机会啊!如果我们放弃成皋,退守巩、洛,把这样重要的粮仓拱手让给敌人,这对当前的局面是非常不利的啊!希望你迅速组织兵力,固守敖仓,一定会改变目前不利的局势。”刘邦依计而行,终于取得了胜利。于是,“民以食为天” 这句话便成为了中国饮食经济文化最早的理论基础。

中国是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很早就进入了农耕时代。在漫长的农业社会,由于当时生产力水平低下,社会人口相对较少,再加上天灾人祸频繁,使老百姓603883股吧)不得不对温饱问题给予更多的关注。在古代,国家、王朝、江山都被说成“社稷”,而这个“稷”在古代有的书上说是黍类,有的书上说是谷类,总而言之,“稷”就是粮食的代称。古代一直以稷为百谷之王,所以帝王都奉祀“稷”为谷神,进而以此指代国家。

纵观数千年的中国古代史,不难看出,历次的改朝换代大多是因为农民起义所致,而广大农民揭竿而起的主要原因,就是由于他们缺衣少粮而无法维持自己最低程度的生存。因此,农民起义军的领导者打出的旗帜和喊出的口号大都与土地和粮食有关。尽管这些口号千差万别,但是无不反映那个时代的特征,以及农民们的强烈要求和愿望。譬如,北宋农民起义军就提出“等贵贱,均贫富”的口号;再如,明末李自成起义军打出了“均田免粮”的旗帜,广大农民最欢迎的一句话便是“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又如,中国古代最大规模的农民起义运动太平天国也提出了“一律平均;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天下人田,天下人同耕”等口号。

其实,说到底就是一句话,农民起义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粮食,因为“吃”引起的。被称为“春秋第一相”、辅佐齐桓公成为春秋时期第一霸主的管仲就告诫齐桓公说:“衣食足则知荣辱,仓廪足则知礼节。”他认为治国就是“牧民”,即治人的办法就是让他们有饭吃,然后才会守法、懂规矩。因此,可以说,吃饭,事关宏图大业,事关江山社稷。“民以食为天”不仅仅是中国饮食经济文化的核心,而且还是历朝历代的立国之本。历代王朝无不都重农轻商,国家始终以农业经济为中心。

唐朝贞观十年,即公元636年,礼部侍郎令狐德棻编纂了《二十四史》之一《周书》,其中所说的国家“八政”,也就是国家八件大事,第一件大事就是“食”,也就是吃饭。将吃饭列为国家“八政”之首,可见古代社会已经将粮食经济上升到压倒一切的高度。无农不稳,无粮不安,这已经成为历朝历代人们发展经济的共识。

“民以食为天”,这五个字深刻道出了粮食经济对人类生存和发展的重要性。种粮吃饭,不仅关乎着每个人的生活生存,而且也关乎着国家的长久发展。人人有饭吃,对老百姓来说是“天大的事”;而能否保障家家有存粮、人人有饭吃,对一个国家来说,无疑是“天大的事”。

中国人所说的柴、米、油、盐、酱、醋、茶这“开门七件事”样样都离不开一个“吃”字,也正是有了这个“吃”,才构成了中国五千年文明史璀璨夺目最重要的一环。当然要解决这个“吃”的问题,“开门七件事”便成为古代经济发展的最重要基础工程。

“开门七件事”之说,始于宋朝。南宋学者吴自牧在《梦粱录》中提到八件事,所指的分别是:柴、米、油、盐、酒、酱、醋、茶。由于酒算不上生活必需品,到元代时已被剔除了,只余下“七件事”。但是,人们还是认为,吴自牧乃创柴、米、油、盐、酱、醋、茶“开门七件事”之人。所谓米,就是稻米,在古代是主要粮食,也就是主食;酱在宋朝才明确地指酱油;在宋朝以前的醋,仍不是生活必需品;茶在唐朝以至于两宋,乃是奢侈品,不常见;至于油,指由芝麻、紫苏和大麻榨成的油,因南宋时期手工业和商业的发展而普及。所以,“开门七件事”正是古代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

虽然,柴、米、油、盐、酱、醋、茶,无不是古代中国平民百姓日常生活所离不开的“开门七件事”,但是,说到主食并非只有米。用现在的话说,所谓主食就是指传统餐桌上的主要食物,所需能量的主要来源。由于主食是碳水化合物特别是淀粉的主要摄入源,因此以淀粉为主要成分的稻米、小麦、玉米等谷物,以及土豆、甘薯等块茎类食物被不同地域的人当作主食。一般来说,主食中多含有碳水化合物。

中华民族尤其是汉族形成了以稻米、小麦、玉米等粮食作物为主食,以各种动物食品、蔬菜作为副食的基本饮食结构,与西方诸民族和中华民族中的藏、蒙等少数民族的饮食结构形成了鲜明的差别。此外还在长期的饮食活动中形成了一日三餐的饮食习惯,一日三餐中主食、副食、菜肴、饮料的搭配方式,既具有一定的共同性,又因不同的地理气候环境、经济发展水平、生产生活条件等原因,这使中国的饮食经济文化形成一系列的具体特点。

纵观数千年的经济发展史,不难看出,历史上的两汉、三国、魏晋、唐、宋、元、明以及清早期,中国都是世界经济中心,加之中国文化的开放性与包容性,也因此成为世界物流贸易的中心。于是,中国南方的大米、北方的小麦、小米和大豆,以及膳食烹饪技术,都随着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传到东南亚、南亚、西亚和欧洲各国,这使得中国饮食经济文化在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落了户”,无论谁吃了中国的膳食都不会觉得不合口味。

更有趣的是,因为中国曾经是全球经济文化的中心,经常迎接来自于世界各国的商人与官员,于是,中国在两汉时期就有了世界上最早的“对外餐馆”,以便招待这些前来公干的官员和贸易的客商。也就是说,这一时期对外饮食经济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发展。

其实,商业性的饮食经济早在周代就有了雏形。当时,为了便于 七十一个诸侯国向天子纳贡和朝见,在交通要道处,都修筑了供客人饮食的餐馆,当时叫做驿站或客舍。这些驿站或客舍是中国历史上最古老的食宿设施,主要是为了满足办理各种公务、商务人员的基本饮食的需要而设立的。

春秋战国时期,由于农业和手工业的进步,商贸经济的发展,使民间的餐馆饮食业初步形成并不断完善。两汉中期,随着对外贸易的日益发展,长安城内建造起了180多所“群郗”,供外国使者和商人食宿。由此看来,“开门七件事”在两千年前就已经从家庭走向社会,使社会上商业性“餐馆”成为中国饮食经济文化发展历程上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两汉、魏晋到唐、宋、元、明、清,经过两千多年的经济发展,如今舌尖上的饮食经济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据有关部门统计,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商业性的社会餐饮经济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快速发展。到目前为止,中国餐饮业已经突破了每年2万亿元的规模,餐饮企业总数达到500万家。商业性的餐饮经济和家庭饮食经济已经成为整个国家经济发展的两大重要引擎。郑州哪里癫痫治的好武汉看癫痫哪家好湖北治疗去青少年癫痫病的费用是多少沈阳的癫痫病专科医院是哪家?

友情链接:

潜形谲迹网 | 脖子怕冷 | 北京香水小样批发 | 湖光山舍田园农庄 | 另类女神 | 上海企业班车租赁 | 香港恒隆广场